2019004 杂记

年二十七,回到乡下,就开始整理房间,打扫卫生,一看时间,快半夜十二点了,赶紧去睡觉。

刚躺下,就听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刚开始以为一会儿就结束,没想到一直持续了两三个小时。崩溃!

后来知道,我们杭州本地的风俗是年二十八要放鞭炮,迎接灶头菩萨下凡。

不过,放鞭炮的习俗,全国各地都有,甚至可以说,是全世界华人的习俗。

放鞭炮的理由也是各种各样。

这两年,对烟花鞭炮的管理越来越严格。市区都禁放,村镇实行城市化管理的地方也禁放,估计以后全面禁放是大势所趋。

这几天的空气质量也不好。加上天天放鞭炮,每天都是中度污染。污染指数都在100以上,200以下。只有余杭西部的长乐等地,因为工业不多,污染指数只有50左右,全是空气比较清新的地方了。

支付宝已经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特别是在它的大本营杭州。出门带个手机就够了。钱包里的现金,放几个月都用不掉。

不过,菜场里卖菜的大伯大妈,还是喜欢现金。因为不是每个卖菜的大伯大妈都用智能机,而且,扫码付钱给他们,他们也不放心,没有手把手现金收款的踏实感。

支付宝转账和提现到银行卡收取的手续费也让人很心痛。最近发现银联云支付这个app转账挺好用的。银联公司是各个银行出资成立的,所以这个app支持的卡种更多,而且转账不需要手续费。只是新用户每天只能转5000元。

苹果商店里这个app的评分只有3点几分,可能易用性方面比不过支付宝。不过目前为止感觉转账挺方便的。

2019003 过年

年三十傍晚,做了几盘菜,一家人开心地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其乐融融。在家里长辈的指点下,感觉做菜的水平突飞猛进,哈哈!

饭后大家一起看春晚。好像已经好几年没有看过春晚了。其实今年也就看了两个节目。印象比较深的就是那个讲夫妻去谁家过年的小品。就记住一句话,两口子,无论去谁家过年,开心就好。

是的,每个家庭的情况不同,去谁家过年,只要大家协商好,开心就行。

像我们家,一般都是年二十九或者年三十在我父母家吃年夜饭,然后回老婆娘家过年。好几年了,都是如此。大家都满意。

家里老人之前工作的单位,给退休职工每人发了两本书,一本是老年人安全方面的,讲的是一些健康生活常识和预防诈骗的知识,还有一本是关于智能手机使用的,里面有常用app,如微信,百度地图等等的详细操作步骤。是浙江老年电视大学写的书,感觉很接地气。

根据家里老人使用智能手机的经历,有两点感受。一,女人用手机用得更好。例如我妈,从最开始带键盘的功能机,到现在的智能机,从收发短信,打电话,玩微信,上网,我稍微指点几下,她就摸索出来了。家里的其他女性长辈也差不多如此。二,苹果手机更好用。苹果手机流畅、简洁、人性化的操作系统,老年人更容易上手。而且苹果也不贵,2018年上半年新出的苹果6,32G,2000元不到,父母用用完全足够。安卓机?用多了都是泪。

2019002 放假啦!

春节前,车间操作工流失严重,订单积压,客户要求春节前必须出货,无奈,行政人员下车间,就成了每年过年前的一道别样的风景线。

我觉得,流水线一定是反人类的装置。它很缓慢地流动,但是又能让工人时刻处于精神和身体的紧张状态。否则偶尔走神一下,或者接个电话,流水线的产品就过去了,到下一个工人面前了。整条流水线的节奏都会被打乱。

在流水线干活,时间长了,大脑处于空白状态,只需要双手机械麻利地操作。连续干了20天之后,我似乎有点明白了,以前富士康的员工为什么会有自杀的情况出现。极度枯燥乏味的流水线,让人看不到希望和未来。

还好,我们只做了20天。

放假前的最后一天财务通知我们去领工钱。看着手里扁扁的红包,百般滋味在心头。

春节放假啦!收拾好东西,回到乡下。

之前跟老婆说过,过年的时候,想跟丈母娘学几道菜。老婆表示支持。到家里跟丈母娘一说,大家都很开心。

第一天,试着做了三个菜。还不错,哈哈!

肉炒茨菇,2勺油,放肉丝,然后放茨菇,茨菇很容易熟。最后放蒜叶。

素炒青菜,多放油,多放水。最好放点现熬制的鸡汤。然后放点素小肠。那叫一个鲜美!

龙须粉丝汤,先炒肉丝,笋丝,然后放粉丝,放水,老抽,最后放蒜叶。

现在网上有很多菜谱,手机里也有很多做菜的app。但是我觉得,还是烧菜高手在旁边手把手指导最好了。

写于2019.2.2

儿保半日游

宝宝最近晚上睡觉时总是咳嗽。

不得已,去儿保去看看医生。

一想到普通号诊室里的人山人海,就头大。挂专家号吧。

网上预约,最近的号子下周才有。只好去现场挂号碰碰运气。

离儿保还有好几公里远呢,地图导航就显示医院旁边的路一片红色。

不用说,那都是排队等着进医院的汽车。

在医院周围绕了一圈,这排队要到啥时候啊。

结果不知道怎么开的,进了医院旁边的小区,还居然有车位!

虽然去医院要走几分钟,但好歹能停车了。

到了门诊大厅。赶紧到窗口找工作人员挂专家号。

电脑上一查,她说,上午只有200元挂号费的内科专家号。

那就挂吧。

拿到发票一看,高级名医。哇,这名头好吓人,怪不得这么贵。哈哈。

到了候诊区,人头攒动,挤满了焦急的家长。

先在机器上签到,然后等叫号。

候诊大厅人来人往。各地的方言土话夹杂其中。

门口的保安小哥很负责,没叫到号的病人不允许进去。

所以,总是有人跟小哥吵几句。

还有焦急的家长,出言不逊,对护士破口大骂。

唉,这里就是小社会啊。

专家就是专家,看病风格跟普通号果然不一样。

普通医生都看完四五个号了,专家号一个都没有动。

确实让人心浮气躁。

等了两小时,终于到我们了。

专家和蔼可亲,迅速给出判断,我们是小毛病,开点药就好了。

一块石头落地,放心地回家了。

曾经和一个医生朋友交流。

为什么现在儿科医生这么少?

或者说,很多医学生不愿意做儿科医生?

一个主要原因,医生跟宝宝沟通太困难。特别是还不会说话的小宝宝。

我们宝宝已经上幼儿园了,但是她说的话我们还要仔细甄别。

比如,她放学回家了。问她:

今天你睡午觉了吗?

她说,睡了。

过了一会儿,又说没有睡。

到底有没有睡觉?弄不清楚。

还有一个原因,目前适合儿科的药品种比较少。

以药养医的现实情况下,导致儿科医生收入普遍较低。看上去这是一个没有太大前景的职业。

以上,就是儿保半日游的感想。